愚蠢的爹爹

这个人很懒,连作业都懒得动。

扑克大陆未解之谜(二)

瑾安纪年

2473年10月3日

    “花不看开人易老。莫待春回。颠倒红英间绿苔。”穿着淡粉色长裙的黑发少女侧坐在喷泉边上,目带秋波,提气叹息,一句惜春之诗就从红唇中飘出。

    虽然已是寒露时节,但鉴于黑桃国四季如春的气候倒也算的上是衬景。少女的歌声轻婉动听,面容清秀可人,再加上喷泉中的水柱落下溅起来的水珠和迷蒙的水雾,好一副仙女下凡的美景。引的几个新加入巡逻队的年轻骑士频频侧目。

    对于以上几位小萌新的行为,队里的老油条们纷纷表示:你们这是在作死。当然并没用那位好心人提醒他们一下。

    所以,当几位年轻人看见黑桃国的Jack殿下就站在他们身边的时候,魂都被吓的飞起了,赶紧低头,迈着小碎步逃离此地。

    “唉~怎么总有人来破坏我的好事呢?”那坐在喷泉边的少女在听见骑士们踢蹋的脚步声远去后幽幽的吐出了这样一句话。

    看着王耀站在那里半响也不回话,便把脸一撇,不知从哪掏出一个手绢,捂着脸,嘤嘤的装哭了起来。

    一边哭还一边偷偷的瞅身后的黑桃Jack,看着他只是眉毛一跳一跳的还不动,就一只手捶着潭沿,另一只拿着手绢的手捂着胸口,仰头45°,眼神凄哀的眺望远方。

    “曾经,我有一个朋友,他孩子照顾的特别好,后来……”似是说到伤心处,女子抽了下鼻子,眼泪似落非落的,却不曾看见背后的那人的鼻子也是一抽,慢慢抬起了手臂。

    “后来呢?”黑桃Jack轻声问到,掌心向下,随时准备落下。

    少女似是不知,捂胸口的手紧紧的攥住衣服,把衣襟扯的皱皱巴巴的,眼泪也终于从眼中落下“后来……后来,他就带着哄孩子用的奶瓶和奶嘴跟他的小…啊!痛!!”

    “你能不能有个正经,我在你眼里就是个奶爸吗!”王耀在手上又加了点劲“春燕,你就不能有点黑桃A的自觉”。

    “你别压了,我会长不高的!!”看着少女嘟起嘴,王耀不由得在心里叹了口气。谁能想到,这个在自己面前无礼取闹的女孩会是被称为大陆史上最强势的十人之一的驻守黑桃国内与梅花国和方片国交界处领土近千年第二十七任黑桃A王春燕,也是大陆史上任职时间最长的十人。

    不过当然,任职时间再长也比不上这黑桃国的Jack殿下,看年龄这片大陆上的所有人,跪着喊他“祖宗”都是把他的辈分算小了。而王春燕就是除了王耀和现任方片King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外,别人给她磕头叫“祖宗”也都不算占便宜的人。可偏偏这两人上位时间也是赶巧,王耀隐世不过两年,上一任黑桃A就因病去世,大钟就选了王春燕。若是有心人看到这个场景,估计没病也能给吓出病来。

    不管这这让别人看见会怎么样,目前摆在王耀面前最大的问题就是把这小妮子哄好了再说。

    手在她头上揉了一把,然后放下来,“怎么了,我哪惹到你了”这么一边说一边坐在了她的旁边。

    王春燕瞪了他一眼,眼神含嗔带怒的就钉了过来“我辛辛苦苦的把我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都告诉了你,你倒好回来连个礼物都不给我。”

     明知道她这副模样是装的,可自知理亏到也就顺着说了下去“燕子大小姐,您想要什么礼物啊?”看着这个古灵精怪的丫头眼珠子转来转去,就知道,这次他不出一次血,估计春燕也不会放过他的。

    ……

    “你还真不手软,我这表链可是跟了我两千多年了,上面还刻着黑桃J的标记,你这万一掉了,我们……”

   “这有什么的,我就说我崇拜战神大大,就照着他的订制了一个一样的,不行吗?”纤纤玉手扯着一个颜色略微发红的表链,对着一脸肉疼的王耀呲牙咧嘴,丝毫没有一点巧取豪夺的愧疚感。

    “哎。”王耀一挥手,这条表链就这么落到了黑桃A的兜里了。

    欣赏了一番王耀不情愿的表情,王春燕也就不闹了。她还有好些事情感到不解现在四处没人,她也就问了。

    “你为何要选在阿尔弗雷德上任时回来,他太过激进与不稳定了,我只跟着你,看的也比较清楚,为何他要如此中用你?”她是知道为什么的,但她就是想问一问,因为她知道的只是一部分原因,她坚信,除了王耀自己没人会完全理解他的想法,所以她要确认一下,在这场戏里,她扮演的是什么样的角色,最终又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才算成功。

    “不,阿尔弗比你想象中的要好。”在谈论正事时两人很快摆正了神色。

    “阿尔弗是一个很好的改革家,一名优秀的王者,他是迄今为止最适合成为现在这个国家的King的人了。”

    “……确实,你说的对,但你不觉的他太过多疑了吗?”她珉了一下嘴唇,不紧不慢的说到“一个建立并巩固了现有的制度的人,突然说要参与改革这怎么想都不太对劲。更何况你还手握重兵,在民间威望极高,功高震主。你应该在上一任King任职的时候回来的。”

    “阿尔弗是一位优秀的王者,他知道,如果要施行改革必须需要一个正当的理由以及一把好使的枪。如今各国的上下阶层都存在着矛盾,那正当的理由就是为了黑桃国和谐的未来,而为了使人们信服这个理由就要有一个人最先做出一个表态,这个人:一、要完全听从他的指挥服从命令,二、要有极强的执行力可以坚决支持他,三、要不属于改革派和保守派任何一边以防落人口实,四、要在民间拥有极高的威望随时可以煽动民心。他所需要的,和我所拥有的一致,所以他不仅不会怀疑我,还会信任我。因为在这个国家里我是目前唯一一个可以无条件拥护他的人。

    而上一任King则不同,他没有决心去寻求改革,加上当时的社会矛盾并没有现在激烈,他本身也没有阿尔弗那般可以容人的气度,所以他能做的只是守业。若在他出任时出现,我的忠诚所换来的只能是猜忌以及过早的扯入世事,这可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对于这番解释春燕倒是能理解了王耀的用意,但是还有一些想问的。像是看出了她的疑虑,王耀笑了笑“不怀疑我,并不代表对我不设防,现如今的骑士团,早已不是当年的骑士团了,你放心就是了。”看着春燕眉头舒展,便提出自己的疑问。

    风吹过,卷起了几片微黄的树叶,也卷起了两人之间的思虑。少女略显惊讶,但也如实回答了他的问题“那两位的话应该,应该是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渊源的吧。”

扑克大陆未解之谜(二)
神秘表链
在对瑾和纪年末代,最后一任黑桃A遗物的整理时发现了一个断裂的表链,表链上附有的魔力即使沉寂千年之久,但在激活时仍具有极强的攻击性。之后再对这份古物进行更加深入的研究后,竟在两节表链上分别发现了黑桃J和红心K的标识。众所周知,黑桃国的代表物为钟表,而红心国的代表物为锁链着,两国之间关系一致比较敏感,再加上这件遗物是被发现在第二十七任黑桃A——一个身世神秘的十人,让这个女人的身上又胧上了一层迷雾。
在这一事实被发现后,专家学者进行了无数的猜测,目前两种最为大众所接受的观点为:
“在菲雅思战争后,黑桃J失踪,而黑桃A可能是最后与他见面的人,于是他将随身携带的表链赠予她,让她将黑桃J已逝的消息待会故国,而带有红桃K标识的锁链则是黑桃J作为他最后完成任务的一个答复”
“这个表链是红桃K赠予黑桃J的,其作用是为了诬陷黑桃J向红心国传递消息,但被黑桃J所察觉,于是将表链赠予黑桃A,并指示其利用此事作为主动进攻的理由之一,但由于遭到黑桃A的反对所以不得不放弃,而此物也就留了下来。”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别的说法,例如“黑桃J与黑桃A相识”这之类的说法都被否决。
原因不过在于如果黑桃J与黑桃A相识并相熟的话,两人必定会遭到当时黑桃K和黑桃Q的打压以及忌惮。但事实是,在当时黑桃K和黑桃Q对两人都是及其的信任。
但是,历史啊,谁会知道什么才是真相啊?
————————————————————————————————

我和我的大纲有仇,它它它它,它又丢了。

QAQ我检讨

不过依旧卖萌打滚求评论(๑• . •๑)

扑克纪年(黑桃设定).4

瑾安纪年
2437年10月2日

    一只脚伸出,跨入那个不进人间的领域,领域的主人回首,望向那个无礼的入侵者。

    金发的入侵者歪头,嘴角挑起一抹微笑,带着白色丝制手套的双手分别拿着一杯果酒,一只手伸出,酒杯微倾,邀谈的姿势让人难以拒绝。

    唇角微张,那人开口“Jack殿下在这里偷闲,倒是苦了小阿尔了,应付那些贵族可是很辛苦的”

   被叫到的人愣了一下,之后眨了眨如同杯中果酒般淡金色的眼睛,才想起了接过酒杯,向这位方片国第十二任King行礼。

   悬于高空之上的明月被不知从何处飘来的云朵遮住,宛如独立的空间重新被打上了让人迷离的灯光,清冷的空气被染上了食物和来自淑女身上的香水味,黑桃King和几位新升的贵族的谈笑声传入耳中。

    “波诺弗瓦陛下若有心帮忙的话,不妨去把阿尔陛下拽过来,这清静之地可不会有人注意到。”说罢,王耀略微笑了笑,刚才眼中的迷茫尽数退去。尖锐的眼神,衬的刚才的他好像都成了一个错觉。

    “那还是不了,我这次到访贵国,主要是来见两个人的。”弗朗西斯抬手,略微仰头把杯中的果酒一饮而尽,之后开口说道“第一个,是黑桃国第十四任King,我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小子惹的亚瑟成天发火。而第二个人嘛——”

    故意拖长了音调,抬眼,盯着面前那人的眼睛,用一种调笑的语气开口“这第二个人啊,既是是战场上耀眼的神明,也是无主的锈剑,虽然拥有无上的荣耀,但在我看来……不过是只会带来战乱的疯子。这样有趣的人,想必Jack殿下一定印象深刻。”那人的脸上依旧平静如常,只是抿了口酒,依旧不语。

    “持剑人已死,剑落入尘土之中,为何还要饮血,既然疯病已经治不好,那又何必掩饰的像正常人一样,您到底想这大陆变成何样!”像是对王耀的表现不满意,他的声调突然拔高,额头上甚至冒出了些许汗珠,索性并没有人关注这里,否则,这幅失态的样子可是要让许多人大吃一惊了。

    王耀这时才抬头看那位King,想了许久,久到让弗朗西斯快要撑不住胸中的那股愤懑之情。

    “我倒是忘了,那时的陛下应该还是少年。”沉默了几秒,之后说到“那时的波诺弗瓦骑士长,可是您的母亲?”

    “你!”

    看着方片King一份怒不可遏的样子,王耀到也知道是自己记错了。不过他到也没太在意,语气平静如初说:“虽无人掌控,但剑壳仍在,剑身虽锈,但打磨过后依旧锋利,至于疯病”,说到这里这位在人们看来及其沉稳的Jack殿下嘴角勾起了一个放肆的笑容,“既已无药石可医,那又何必去治,随心就好。至于带来战乱什么的,既要改革又怎么可能不流血。而你口中的疯子不过是走在了所有人的前面,用众人所不理解的方式去寻求自己的真理而已,何必大惊小怪……”

    在他还想继续说下去时,晚上十点的钟声响起,意气风发的黑桃King登上宴会厅里的高台,举起酒杯,高声喊到:“为了黑桃国,为了黑桃国的荣耀!!!”

    这时,身着黑桃国传统蓝黑色骑士装的黑桃Jack,在带着象征方片国至高权利之一的橙色戒指的方片King耳边说到——“一切,将从这里重新开始”。

瑾安纪年
2437年10月2日
黑桃King于晚上十时在黑桃国王宫宴会厅内,发表扑克大陆历史上最重要的改革——史称“荣耀”改革的目的——为了黑桃国,此举为了瑾安纪年末期黑桃国的兴盛做出来开端,但由于改革需要触及旧贵族的利益,黑桃King对新贵族的复制,以及国庆日前的肃清行动,造成旧贵族和保守派对改革的敌视。
——————————————————————————————

虽然里星期天已经过去了一小时三十四分钟,但我还是更新了!

掌声在哪里!!!(突然感觉自己好不要脸)
之前有一位非常可爱的小姐姐对我说“谢谢观看太生硬了,所以才没人评论”

哪里生硬了啊!?

“谢谢观看”虽然简短,但却可以简言意骇的表达出,作者完成更新后兴奋的心情,以及对读者看文的期待,并且使读者看完后感到舒心。

所以这次,我依旧要说:

卖萌打滚求评论(๑• . •๑)
(啊,1:44了,希望今晚我能好梦,不再被小姐姐催更>o<
3:03了,重新看了几遍自己写的文,好想删了啊!T_T)

《扑克纪年》必看

细算下来,扑克纪年依旧六个月没更了,在这里给依旧看过我文的大家道个歉。
当然我还是会更的,这个星期天我会更一章,之后也不会断的,有了某人对我的督促,我一个月至少更会一章。
当然,还有一些别的关于这篇文要说:
这篇文的大纲虽然丢了(这也是我一直不更的原因之一)但脑洞依旧在,结局也一直还记着。所以保持文章的完整性还是可以的。
至于文章的一些脑洞走向,除了看我的脑洞有多大外,大家的评论也是会影响到文章的局部甚至总体走向,所以大家可以多多评论啊。
《纪年》这篇文章可以看做是正史,而在这之中穿插着的《未解》则是野史和不确定的历史。就《未解㈠》看,这个就象是一个小日常,但其实它与《纪年》发生的事情都有着或大或小的关系。以及《纪年》
里面有许多的暗线和必要道具,也会在《未解》中有所体现。
在一件大事像是什么……事件的转折点啊,什么什么平反啊,这样的大事件,之中存在的不可能出现在正史中的一些客观或者主观因素,和一些隐藏在暗中的一些推动这些事件发展的一些人、事,都欢迎大家在评论中说出自己的想法。
在大事件结束时的那一章,就是后人为一件事情盖管定论的那一章,这些消失在历史中的真正的故事,我会在那章更新后三天公布答案。而在这期间有人猜到这条暗线的大概1/3,我就加更1000字,或者可以点文。如果有人认为暗线有不合理的地方也欢迎在评论中提出,我会进行解释,如果我被找出错了或者有疏漏的地方的话,除了进行更改,这位小天使可以向我点一篇带有字数限定的点文哦!
此外本文cp各位可以从心而定,我实在不会写cp,所以之前的那个关于cp的决定我删了。
在此声明,作者的脑洞极大,思维常常可以飘到银河系之外。
还有 @酡颜素色 这是我的好姬友外加催更的某人,也欢迎大家催更>3<

求养成文

求叶受养成文:年上,年下,长篇,短篇,he,be。都可以,不吃双叶,楼叶,方叶,皓叶,陶叶,魏叶。
谢谢推荐
占tag抱歉。

【全职高手】如果一切倒着来过

看公益广告时突然想起来的梗。

如果一切倒着来过

如果一切倒着来过,

叶修辞去了国家领队的职务,放下了第十赛季的冠军奖杯,林敬言复出,退出挑战赛。

看着兴欣站队解散,嘉世重新开始,宣布退役,放下千机伞,把君莫笑的帐号退出,离开兴欣网吧。

改名为叶秋,从孙翔手中拿起一叶之秋,重新复出,不再出现在公众面前,成为嘉世的新队长。

嘉世站队成绩越来越好,越来越多的人退役。

张佳乐,方士谦出道,孙翔,唐昊,刘小别退役;

张益玮出道,江波涛,杜明,许斌退役;

孙哲平出道,与张佳乐组成双花组合,周泽凯,方锐,刘皓,吴羽策退役;

李艺博,季冷出道,黄金一代退役,嘉世第一次进入总决赛惜败霸图;

吴雪峰出道,王杰希,邓复升,杨聪,赵杨,张伟退役,嘉世第一次得到冠军,嘉世王朝开始建立;

魏琛出道,张佳乐,孙哲平,张益玮,林敬言退役,嘉世两连冠,荣耀人气下降;

嘉世三连冠,荣耀联盟解散,叶修遇到苏沐秋,重新看见了苏沐橙,把一叶之秋,君莫笑,沐雨橙风,秋木苏,吞日,却邪,千机伞删去,与陶轩告别。

不再玩荣耀,回到了家,与家人和好,从此与荣耀再不相见。

——————————————————————————————
谢谢阅读
关于各个赛季的出道和退役人物可能没写全,请见谅。

终不止(国设/耀中心)

    “我老了”

    一道低沉而沙哑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回头一看,在一片翠绿的竹林里出现一个模糊的身影。隐约只能分辨出那人弓着腰,身着暗红色长袍,白发规规整整的垂在头上。

   “你是谁?”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他隐约觉的他认识这个声音,可却说不清楚那到底是何人。

    “我快要死了,你呢?”竹林中的那人也是不动。

    “为什么要这么说?”他毫不犹豫的回了这样一句话。

    “我也不知道,或许是因为你也要死了吧。”那人回答到。

    “我不会死,我会一直活下去。”这个脱口而出答案好像来来回回说过无数遍,不过我是对谁说的呢?他开始困惑。

    “不,没有人会一直活下去,即使是你。”

    “即使……是我?”他开始好奇,那是谁?于是他向那人走去。

    “是的,没有人能跑过时间,更没有人能逃出命运……即使,那个人是你。”那人向后退去,越退越快。

    他开始奔跑,四周的景色飞快的向后离去,竹子上开出了一朵朵紫色的花,每株上都有,他快抓住那人了。

    他伸出手,在要抓住那片红色的衣角时,那人……消失了。

    他看着他空空如也的手掌,感到很吃惊。不,不对,这只手上不应该是空的,它应该握住什么……那,他该握住什么呢?

    他开始思考,他发现,他脑子里面什么都没有,他是谁?这又是哪里?而我又是谁?

    等等……他是谁,不对,他就是我,而我则是……一片枯黄的竹叶落到了他的手中,打断了他的思绪。

    “你不觉得少了什么吗?比如……”话语戛然而止。

    “比如什么?你是谁?你究竟想说什么?”他突然感到愤怒,暴躁。莫名其妙的气愤,他甚至都没有注意到四周的改变。

    当他开始感觉到不对,火苗已经窜至了他的衣角。这火是如此的艳丽,他伸出了手。他感觉到了灼热以及疼痛,我或许是一只飞蛾也说不定,他这样想到。

    明明如此的疼痛,他的痛觉神经忠诚的传达这它的感受,从手指到后背。在火焰中他感受到了宁静与躁动。这实在是太矛盾了,他想。

     腐坏脆弱的竹子在不断的燃烧,他们抵挡不住这燎原之火,它们哀求的吱呀声,为这场持续了上千年的神话唱响了最后的赞歌。

    “向前跑,不要停下脚步。”那人在他的耳边絮语。于是他开始向前。

    他感到轻松,即使总会有污黑的竹炭和大片的荆棘挡在前方。可他发现自己竟然毫无畏惧,他感到自己变的轻快,变的年轻,他知道是火,是火在帮助他。火焰使他疼痛提醒他向前,火焰也烧掉了他身上的一切,那老旧而且累赘的长袍,那令人头脑发酸的辫子。

   他一直在跑,那怕脚被划破,那怕身上伤痕累累,他一直都没有停下来。直到这场大火停止,雨滴和冰雹毫不留请的砸在他身上时,他才停下来,但他没有回头,因为他知道竹林已经被焚烧一空了。

    “我现在在哪里?”他这样问到

    “低头,你现在在湖上。”耳边传来答案。

    身体的疼痛和耳边的呢喃让他第下了头,他脚下的湖泊忠实的反射着他所看到的一切。

    那是一个衣冠不整的老人:他赤裸着双脚,暗红色的长袍已经所剩无几,它挂在老人的身上只能从几块未完全烧毁的布片上的花纹中,窥视它曾经的华丽与细致,大火将老人的白发烧的焦黑,只有额前的几缕白发幸存,脸上布满皱纹,身上沾满了鲜血,笔直的站在哪里,这是他,这是他自己。

    他听见他自己问“你是谁?”

    水中那人,不,应该是他自己回答道“我是你,而你将不再会是我。”

    “为什么?”

    “因为我死了。”

    “不可能,我还没有死。”他变的慌张,他不理解这是怎么一回事。

    “不要慌,你现在还不会死。”

    “什么意思?”他惊讶的看着水中的自己微笑着。

    “这是你自己选择的一条不归路,你要活下去,所以你选择了死亡,而我也要死亡。”

   “可是我……”

    “听我说完,你选择了一条最荒谬也是最困难的路,即使你知道这条路的终点是你的消失,你也依旧走了上去。因为你知道只有这条路你才能看到未来,而你的子民才能看到希望,我们才会活下来。”

    他感觉他想起来了,却又感到迷茫“所以我的手上是……”

    “是责任和未来。”

    “你要一直走下去,哪怕面对背叛,面对死亡”水中的人笑了起来,那笑容好看极了“我会在未来等着你,因为你是中国,因为你是王耀,因为你是我。”

    湖泊消失了,一切都在话音落下之时破碎。王耀睁开眼睛,他知道这是不是一场梦,这是一次现在和过去的会面。

    他整理好衣衫,站在镜子面前,这是一个衣冠革履的男人,有着一张少年的面孔。他将一直向前,直到他死亡为止。
——————————————————————————————

中秋快乐!!!

谢谢阅读!!!!

扑克纪年(黑桃设定).3

瑾安纪年
2437年10月2日
   
    弗朗西斯打发了身边围绕的贵族之后,决定到窗边醒醒酒。却不意外的看见了一个身影。

    宴会的灯光照在他的脚边,欢声与笑语和他毫无关系,他只不过是站在那里,站在一个没有光与声的冷清而孤寂。

   像是一层永不消散的迷雾,他站在那里,在歌酒升平中格格不入。身着黑蓝色战袍的骑士独自一人看向窗外的残月……让人感到迷茫与脆弱。

    突然这样想的弗朗西斯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脆弱,迷茫这怎么可能。这两个词与这位黑桃Jack可是一点都不相符。

    在上午的阅兵中,最后出现的骑士团身上无一不沾满鲜血,而黑桃Jack领着这队人马径直走到观礼台前,将手中沾满血的家徽双手奉上。之后又以一句“一切为了黑桃国,黑桃国永世安康。”作为这次肃清行动的结束语。

    冷血,漠视一切,这才应该是对他的正确评价。

    弗朗西斯笑了笑,拿起两杯果酒,面带微笑的走了过去

    “在黑桃国普天同庆的日子里,不知道黑桃Jack有没有兴趣和我一同喝一杯。”

瑾安纪年
2437年10月2日
黑桃Jack同黑桃国骑士二团,参与国庆阅兵。这次阅兵是历史上第一次在阅兵上交付肃清任务。这一举动是对其他三国以及黑桃国内贵族的示威与警告。

——————————————————————————————
及其短小!
中秋节快乐!!
谢谢阅读!!!

扑克大陆之未解之谜(一)

和辉纪年
1606年5月21日

    阳光透过图书馆的窗户,桌子上映照着窗前树木稀疏枝叶的影子。暖烘烘的阳光照着人暖洋洋的,空气里弥漫着笔墨的气味,不远处有几个学生在哪里窃窃私语。

    一本被放在书架角落里,落满了灰尘的厚皮书,被一只白皙的手取了下来。
   
    “先生说的是这本书吧?”卡尔站在书架前的梯子上,用手把书皮上灰尘抹掉,露出书名,向下面的人询问到。

    “大概吧,快点!我们今天的作业还没做呢?”加莉,伸手拿过那本老旧的书,放在了桌子上,翻开第一页……

——————————————————————————————

瑾安纪年
2437年9月17日

    身着铁甲的士兵,踏着整齐的步伐,几只鸽子从他们身边飞过,这是一个平静且普通的早晨。一切都很正常除了会议室……

   女仆莉莉安气喘吁吁的站在会议室门口,她刚刚的那一嗓子,不仅把窗前的几只鸽子吓跑了,更是把黑桃国的战神差点吓的找不到北。

    不过应该庆幸王宫了的隔音效果很好,尤其是会议室,不然按这个音量。别说是吓得找不到北,估计整个王宫都得乱了套。

    ‘嗯,不就是king和Queen不见了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嗯,没错,没什么大不了的。应该说不愧是琼斯和柯克兰家的小鬼吗,嗯,这样很正常……个大头鬼啊!(╯‵□′)╯︵┻━┻ ’

    战神大大一脸平静的在内心里掀了无数个桌子,然后灌了一口茶,让自己平静下来,之后问道:“这件事还有谁知道?”

   语气就像是在问你,要不要一起吃顿饭一样的随意。可是莉莉安却硬生生的从话里听出了威胁的含义。

     “……殿下,今天黑桃国皇宫无事,King和Queen一切安好。”莉莉安稍微停顿一下,回答道。

   明明是所问非所答,却让Jack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让卡莱纳骑士和朵尔魔法师过来,我有要事与他们商量。”莉莉安听过之后立刻行礼走开。

    看着女仆走开后,王耀站了起来,紧握剑柄,利刃出鞘。虽然在听见两人失踪时的第一感觉是两人偷偷的溜了出去,而且他有这个自信没有外人可以入侵王宫。

   而且……回想起Queen之前义正言辞的训斥King的表情,他不认为亚瑟当了这么就的Queen会如此的任性。

   所以,一切都要往最坏的方向考虑,如果是蛊惑术,又或者是……

   Jack的脸色渐渐变得凝重,这时放置文件的架柜上,一封文书引起了他的注意,里面分别有着King和Queen名字的落款,倒是和平常不同。于是,王耀拿起这封文书仔细的阅读了起来。

   当卡莱纳到达会议室时,朵尔已经向门外走去,骑士向她打了个招呼,就向站在屋子正中央的Jack行礼,“殿下请问有何吩咐。”

    王耀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昨晚发现有什么异常吗?”

    “无事,昨晚黑桃王宫无任何异常。”卡莱纳回答的非常坚定。然后卡莱纳愣了一下,无任何异常,着样的情况很罕见,毕竟在骑士法则中,夜间巡逻就算是有只兔子跑出来都是要算作异常的,怎么……

    “嗯,我知道了。”之后王耀的话打断了他的思考,之后Jack的手一挥,会议室的门“哐”的一声,突然关紧。

    “卡莱纳,现在带领着你手下的一队骑士,伪装成平民在王城中暗地里寻找King和Queen,找到之后让人暗中保护,如果遇到意外立即向我汇报!”

    “是。”骑士守则:忠诚,无论何时骑士必须无条件遵从上级的指示,不论原因。

   “另外,让罗德带着二十名骑士前往莫道尔司听从黑桃A的指示,并把这封交给黑桃A。”

   “是!”
   

   
   “这个臭小子”亚瑟低声骂道,早上天还没亮,阿尔弗雷德就把他拽起来,不由分说的带他出了王宫,一逛就是一整天。还说文书会交给王耀处理,结果人一回王宫就没影了。

    亚瑟现在已经想到了,王耀一个人坐在会议室里一边批阅文书,一边咬牙切齿的模样了。

    他看了一下手中的一盒点心,叹了一口气,希望王耀不要太生气的好。

    当他来到会议室时,发现里面并没有人,文书一摞一摞的摆在桌子上,随手翻开一看,发现里面的文书上的批示都是阿尔弗的字迹,仔细阅读了几遍,发现豪无批漏,该说不看是王耀吗……

   忽然,亚瑟的视线集中到了桌子正中间的文书上,上面有着自己的签名。亚瑟赶紧打开一看,他无语了……

   文书上的内容从古谈到今,从自然谈到秩序再到勇气与时间,四个国家都被他点评了一边,不过总结成一句话就是:“我累了,我不干了,今天我请假,工作你来干。”而且更让亚瑟无奈的是,他的字体被这位King模仿的真像啊。

   不过唯一让亚瑟不解的还是批语,只有四个字母,可是……他们连在一起有什么意义么?

扑克大陆之未解之谜(一):
在黑桃王宫的档案库里,有一封由阿尔弗雷德所写的文书,并且有两人共同署名。文书内容古怪,条理不清,但却语句连贯,字字在理,其中更是提到了当时各国之间的敏感地带。
所以有大量历史学家猜测这封文书与今后黑桃国的动作,以及所实施的新政策有关。不过这种猜测也遭到了反驳,在对档案库内文书的研究中人们发现,对于新政策在同年9月28日有一封由阿尔弗雷德,亚瑟,王耀,正式签属的秘密文件。
并且在9月17日的军情记录表中发现,有两队人马分别在王城内部和远离政治中心的莫道尔司,显然这与新政策毫无关系。
更让所有人不解的则是批语,经过大量的字迹比对,最后的批语被确定为黑桃Jack王耀所写。由掌管军事的Jack批示King和Queen的文书,这明显不和常理。
而批语更是引发了极大的争议“MDZZ”这四个字母究竟意为或者是代表了什么?有历史学家认为,这是对文章中所下达的不为人知的指示的回应,也有学者认为这是在指意莫道尔司,在当时莫道尔司又名密德之冢※,是对King和Queen出兵的告知,不过在隔天,也就是9月18日却有一封文书专门对出兵进行了解释。
可无论那种猜测都没有得到认可,这个文书究竟意为着什么,可能将永远会是个迷。

王耀:mdzz
——————————————————————————————
密德之冢※ 传说有一位姓密德的骑士长,命丧与此。这位骑士长率领他的骑士团在一个远古的战争中,立下汗马功劳。
谢谢阅读!!

我等你回来(好茶/扑克设定)

好茶!好茶!好茶!

味音痴和金钱组 真 · 友情向
我真没往红茶会那边想
(写得连我自己都不信)

@王赭 这是我产的粮请接收

与正文无关,别问我什么时候更正文,我也不知道

真 · 双结局又或者是多结局?

——————————————————————————————

年幼时阿尔弗总喜欢绕着大钟跑,一圈一圈的,直到跑不动了,转得头晕了才肯停住脚步。

人们都不能理解年幼的king的行为,事实上连阿尔弗自己都搞不清,自己为什么那么喜欢这座大钟,除了亚瑟和王耀,也就是黑桃国的Queen和Jack。在看见他的行为时,两人总是笑一笑之后由着他去。

因此,阿尔弗是伴着钟声长大的。不过他也很讨厌这座大钟,因为,每当钟声响起时,王耀和亚瑟就会离开他。原因有很多,比如亚瑟要参加会议,王耀要去训练军队又或者是他们要一起去迎接别国使臣。

这时候,大钟嘀嗒嘀嗒的响着,阿尔弗会攥着自己的衣角问“你会回来陪我玩吗?”

“我当然会回来,不过你要陪你玩的话,你要先做好功课。”

“我亲爱的King,我会回来陪你玩的。”答案一直是肯定的。而这样的对话几乎每天都会重复一遍。

而两个人也说到做到了,除去和他一起玩这点,所以小时候阿尔弗会趴在大钟旁边,一边做着无聊的功课,一边时不时抬头寻找着Queen和Jack归来的身影。

到长大一些时,阿尔弗依旧喜欢待在大钟边上,在那里,听着秒针转动的声音,他会莫名的有种平静的感觉。这对一位平时闹得大家死去活来的熊孩子来说,太过难得了。

“你会早点回来吗?”

“不一定,不过希望我回来时你没有把宫里弄得一团糟。”

“这要看情况,不过我尽量会早点回来的。”

钟摆上去又下来,大钟注视着一次次不变的对话,又一次次看着年少的King坐在椅子上,盯着大门慢慢的睡着。

在阿尔弗长大了一些后,Queen和Jack外出的次数更多了,外出的时间也更长了。毕竟出访其他国家,平定灾情还有签订协议要花费大量的时间与金钱。不过当他们回来时总会带着阿尔弗去城里逛一圈,来表达对他的歉意。

当阿尔弗成年并且开始行驶King的权利时,他不再像以前一样坐在大钟边上一等,就等上一天,去盼着他们回来。

不过,每天晚上睡觉前阿尔弗都会在大钟前待上一会儿,因为亚瑟和王耀又离开了,他们去了战场。而年轻的King只能在宫里,在战后为他们的胜利做保障。

没有人愿意让他们的King上战场,因为一个国家没有King就如同被灭国。

这段时间里他们鲜少见面,不过大钟却见证了他们每一次的交谈。

“你会平安的回来吗?”

“……当然,只要你不拖后腿。”

“放心King……我将会带着胜利回来的。”

他们回来了,带回了胜利与城池。之后的扑克大陆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与安宁。

他的Queen和Jack曾在大钟的注视下亲吻互诉衷肠,现在,他们永远的在一起了。

当阿尔弗年老了,他总会将耳朵贴在大钟上,听着齿轮工作时的咔咔声,固执的问着每一个经过的人,“你会回来吗?”然后盯着大门,直到Queen和Jack的出现他才会起身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人们都说他疯了,不再适合King这个职位。

而每当有人提出要重新选举出一位King时,却都被有着一头黑色短发的Jack驳回。

“你会回来吗?”

“我已经尽了我的职责。”

“胜利已经回来了,我也回来了。”

正对着大钟的旗杆上旗帜飞扬,它曾在胜利的欢呼声中升起,上面还有着敌人的鲜血,它曾在低沉的丧曲中降半旗,上面还沾有烈士的血迹。

“你会回来吗?”

“你已经长大了,所以……”

“您已经成为一位出色的King了……抱歉。”

“我会等你回来,因为你从不食言。”

扑克纪年(黑桃设定).2

瑾安纪年
2437年10月1日

    蓝玫瑰所生长的花园里,天堂鸟在歌唱着动人的旋律,在花园边上的丁香花吐出一丝细细的花蕊,院子里的花草似乎并没有意识到现在已是金秋时节,依旧如同春天一样装点着这里。

    缈缈的水汽带着淡淡的茶香与空气中迷人的花香纠缠,侍女将桌子上的空茶杯填满,之后无视对面那位方片King的邀约悄然退去。

    “说实话,哥哥我倒是突然有点羡慕你们黑桃国了,四季如春而这里的少女也如春天般娇嫩。”那人稍稍举起手里的红酒杯,对着侍女远去的身影调笑着。

    “弗朗西斯,麻烦注意以下你身为方片King的形象,虽然你早就没有这玩应儿了,但也不要在我的花园里发情。”坐在他对面的亚瑟,一边这样说一边翻了一个并不符合他黑桃Queen身份的白眼。

    “哦,亚瑟不要这么说,这可是你这样的(伪)绅士所不理解的浪漫。”

    “那个伪绅士是什么,不要以为我没听见。你要是来为了庆祝黑桃国国庆的话明天我会向你表示感谢的。但不要来打扰我的下午茶时间啊,胡子混蛋。”

    “死眉毛像你这样的人怎么能理解……咳咳,哥哥我只是听到了一些事情过来问问你。”看到亚瑟手上出现淡绿色的光,弗朗西斯果断转移话题,开玩笑他看不想明天在人群面前出丑。“不过你能先把魔法收起来吗?这样很吓人的。”
   
    “哦,那你听到了什么?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回答你的疑问的。”

   看见亚瑟手上的光芒消失,弗朗西斯松了口气。“我听说,特尔勒那群老家伙最近不怎么安分啊。”

    “这是自然了,阿尔弗的举动触及到他们的利益,所以他们自然是不会情愿听从这位年轻的黑桃King的话。”然后他抿了一口茶“不过你应该不会为了这个就来找我吧。”

    “当然不是了,哥哥我这次来主要还是为了这个。”说着拿出了一张扑克牌,上面的骑士举起了手中的长剑,黑桃标志被印在了卡片的两个对角上。

    指的是谁这已经很明显了,“王耀,我要说的是这位黑桃Jack,那位将带来忠诚与背叛的黑桃Jack。”

    “这只是吟游诗人所唱的一首不明意义的歌罢了,何必在意。”

    “亚瑟,你要知道这首歌自从我第一次听到,它就没变过。”

    “所以呢?”显然黑桃Queen在这方面并不相信他多年的宿敌与老友。

    “这还不明显吗?这可能是一个预言,你应该懂我的意思,你要警惕他。”

    “只是因为一首歌,你就要我去怀疑一位曾经守护黑桃国近千年的战神?我想你一定不会明白王耀在黑桃国民心中的地位。”

    “我知道,就像歌里唱的‘人们敬仰他身后的光芒’但你也要知道吟游诗人会把许多埋没在尘埃里的英雄和他们的事迹传遍扑克大陆。”

    “除了这些还有他们的美人。”花园中一下安静了不少里只有鸟儿婉转的啼叫声,两人都沉默了很久。事实上大部分吟游诗人所赞颂的英雄事迹中,除了人名以外其余的大多都与事实不符。

    “你从来没有如此信任一个人,那么你认为他会忠与谁?”弗朗西斯的话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尴尬气氛。

    而亚瑟只是将茶杯填满之后加了一块糖。

   “阿尔弗雷德又或者是你?这都不可能,我这是在作为一位友人以及年长者对你的忠告。”这位轻佻的方片King少有的露出如此严肃的表情

    “如果因为Jack的背叛而引来Jocker维持平衡的话,后果不是黑桃国一国的事,而是这片大陆可能将面临洗牌。”

    “我知道 ”亚瑟一字一句的回答到。“但是眼睛是不会骗人的,他是一位忠诚的Jack,就像他说得那样,他……”

    “所以你就相信了一个会将忠诚宣之于口的人?这未免太荒谬了。”

    “先听我说完,他确实不忠于阿尔弗和我,但就如同他说的一样”然后他停了一下,之后将杯中最后一点茶水喝尽。
   
    “一切为了黑桃国。”

    “一切为了黑桃国。”

    此时被在花园中谈论的主角正在黑桃王宫大殿内单膝跪地,右手握拳放在心脏处,这是一个标志的骑士礼。他的眼神肃穆而忠诚,阳光透过王座背后的画着时间之钟与三颗宝石的彩色玻璃,照到王耀深蓝色的盔甲上,把盔甲分成不同的色块。

    “我的Jack,你这样说会让我很为难的,那么告诉我你是否对我的方案赞同。”新上任的黑桃King本就被大殿下来。中的光色迷离与闷热惹的心烦,再加上闹人的政务和黑桃Jack不明所以的态度,他现在就连头上的呆毛也蔫了下来。

    “陛下,我想我以及表明了我的立场,我支持一切可以使黑桃国变得强大的行为。”

    ‘说了和没说一样’阿尔弗在心里暗想到,不过面上却看不成丝毫破绽。“我保证,着会让黑桃国更加强大,我向我的宝石起誓。”

    “那么为了黑桃国,我愿意听从您的指示。”

瑾安纪年
2437年10月1日
黑桃国国庆前夜,黑桃Jack奉黑桃King之令,将以特尔勒为首的保守派主要人员以企图妄动国政为由,对其家进行清肃,为今后由以卡洛亚思为首的新生派和黑桃King提出并施行新政提供了有利条件。此事件被称为“卡彻申时代的开端”以及“红色国庆夜”。

——————————————————————————————
相信我,着文真的是耀中心(大概),虽然他只说了三句话。
谢谢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