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筝

一首凉凉送给我自己。

历史系学生在线爆笑,吉尔伽美什真名暴露。

吉尔伽美什在亚述学官方译名为:吉勒旮美什。

扑克纪年(黑桃设定).5

王春燕A 艾米丽3 罗莎2
阿尔弗雷德k 任勇洙7
瑾安纪年
2437年10月4日
“还真是难以理解我们这位King在想什么。”有着金色双马尾戴着无框眼镜的黑桃2罗莎·柯克兰说到
“这不是挺好的嘛”金色短毛卷发的黑桃3艾米莉·琼斯看起来非常兴奋的拍起了桌子“就要这样刺激,那些老贵族整天和我叨叨,都快烦死了。”
“我就不该去试图理解琼斯们的思考方式,你们究竟把改宪当成什么?游戏吗?”
“哈?!我才不会这么想呢,游戏可是要比改宪什么要好玩一千倍的呢!难道说,我们的罗莎小妹连童年都没有,太可怜了!”
“可……可怜”应该是被艾米莉的描述恶心到了,罗莎的脸色变的有些难看。“究竟是怎样的家庭才能培养出你这样的奇葩思维。”
“诶!”艾米莉嘴巴张的大大的作出一副很吃惊的表情“我的家庭是什么样你不是最清楚吗,我的亲亲小表妹。”
“你!谁是你表妹啊,我才没有,呜……”突然被塞了一大口的蛋糕,甜腻的奶油直接糊了罗莎一嘴。
“好了好了,罗莎小妹要是气哭了的话,我就连玩游戏心思都没有了。”
罗莎舔掉嘴边的奶油说到,“谁管你玩不玩游戏啊。”
在旁边一直被忽视的王春燕看着罗莎红红的耳垂笑出了声。
事实上对琼斯们的最好方法就是无视,不过显然,我们的柯克兰小妹还没有get到这个点,不过另一个柯克兰也没get到就是了。
“你笑什么呀,好好的一个下午茶,都被你们给毁了。”
“好了,好了不笑了。”王春燕刚收住了笑,可看到了两个女孩子一个笑嘻嘻另一个脸上的奶油都没擦干净就瞪着对方,不禁有笑了出来,“你们啊,刚才在会议上还吵得那么凶,怎么一回来就开始闹啊”春燕眯着眼,狭促的看着俩个人“原来你们两个的关系已经好到这种地步了啊。”
“才没有!”
“是啊,我们一直都很好啊。”
看着罗莎的脸都开始泛红,艾米莉才截住话。
“我们政事不合那是在政事上,我们在场下还是很和谐的,毕竟家族关系摆在那,况且这次不也是没通过嘛,再怎么样燕子姐在这里,怎么也不会出现一边倒的状况不是~”
“哼”显然罗莎对这种说法弃之以鼻,“这次在明显是那位Jack大人在和稀泥。”
“其实小罗莎,这会上除了琼斯们和柯克兰们,大家都是在和稀泥哦~”王春燕笑嘻嘻的说出了这次大会的事实。
“毕竟改宪这事,损害的只有那些老牌贵族,琼斯是新贵族的代表,而柯克兰则是公认的旧贵族之首,真正在意这次改宪带来的利益划分的十三人中,只有你们四个而已。”王春燕一只手拄着下巴,说出了现在的局势。
新旧贵族势力更替,偏偏这会在十三人中只能拉出四个有利益相关的人,还是对半劈,都是一个3票权,一个1票权。面对这种情况自然是那方都不想妥协,自然要把中立的十三人拽上自家的大车才好。
只不过,王春燕看着略显尴尬的两人,嗤笑一声。
“燕子姐……”艾米丽刚开口便被打断了。
“我们华族,从来都是不会掺和这些事的人。
你与其去来找我,不如去找王耀。华族的大族长可是他。”
“燕子姐,我并不是在想着…”
“就算你不想我也要想,我族族人从来不会只听一人之言而行事,你们与其来找我们站队,不如去找勇洙,他一定会很开心的。”
两人沉默了许久,罗莎先开了口。
“华族势大,我们两边若真要斗,总是要顾忌着你们的。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我们不知道你们是不是想做渔翁。
这样斗不起来也争不起来,便只能托你入伙了。”
艾米丽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我们只是想求个安心,这前有狼后有虎的我们放不开,你即便是保证了不插手,也会有有心人会来挑事。所以……”
王春燕,咬紧了后槽牙,这是两边合伙算计她,逼她往坑里跳,早知她这次就不过来了,让王耀自己一个人头疼就好了。
这样下去,如果她不入局,两边就有借口合作,先去摁死华族,再来把自己的势力打压下去。
而入了局,一方就有了一个强力的助手,哪怕这个助手只是发个声明,也足够打破现在的局面了。
而这样下来,败了,便会受到打压,两边人都记仇,就算是华族势大,在一段时间内也会被打的抬不起头,然后胜者在这段时间内便会将华族现在的势力范围收为己用。
而胜了,那华族便可以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盛况,然而树大招风。势力过大的后果就是被King和Queen联手宰了,到时候就算是王耀反对也无济于事。
靠,真tm的刺激。王春燕在心里爆了粗口,面上却不显分毫。
艾米丽的勺子搅着加了奶和糖的红茶,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王春燕璨然一笑,“我会好好考虑的。”说着便要起身离开。
这时一个声音响起“华族已经选好了阵营。”
三人都是一惊,然后看向了,说话的人。
身着紫蓝色盔甲的Jack,向她们行了一个绅士礼。然后勾起了唇角,对她们笑了一下。
“华族已经做出了选择,两位不必再试探了。”
————————————————————————————————————————————————————————————
瑾安纪年
2437年10月4日,黑桃国举行了十三人大会,就改宪一事进行不计名投票,其中King和Queen各拥有三票(可拆分),Jack拥有两票(不可拆分),此次投票赞同5票,不赞同5票,8票弃权。
两方势均力敌经过调节,双方将于11月15日,再次进行十三人大会。

这章被人连续追着催了好久,再不更,我的生命安全就会受到威胁。〒_〒
求评论,求摸毛。

扑克大陆未解之谜(二)

瑾安纪年

2473年10月3日

    “花不看开人易老。莫待春回。颠倒红英间绿苔。”穿着淡粉色长裙的黑发少女侧坐在喷泉边上,目带秋波,提气叹息,一句惜春之诗就从红唇中飘出。

    虽然已是寒露时节,但鉴于黑桃国四季如春的气候倒也算的上是衬景。少女的歌声轻婉动听,面容清秀可人,再加上喷泉中的水柱落下溅起来的水珠和迷蒙的水雾,好一副仙女下凡的美景。引的几个新加入巡逻队的年轻骑士频频侧目。

    对于以上几位小萌新的行为,队里的老油条们纷纷表示:你们这是在作死。当然并没用那位好心人提醒他们一下。

    所以,当几位年轻人看见黑桃国的Jack殿下就站在他们身边的时候,魂都被吓的飞起了,赶紧低头,迈着小碎步逃离此地。

    “唉~怎么总有人来破坏我的好事呢?”那坐在喷泉边的少女在听见骑士们踢蹋的脚步声远去后幽幽的吐出了这样一句话。

    看着王耀站在那里半响也不回话,便把脸一撇,不知从哪掏出一个手绢,捂着脸,嘤嘤的装哭了起来。

    一边哭还一边偷偷的瞅身后的黑桃Jack,看着他只是眉毛一跳一跳的还不动,就一只手捶着潭沿,另一只拿着手绢的手捂着胸口,仰头45°,眼神凄哀的眺望远方。

    “曾经,我有一个朋友,他孩子照顾的特别好,后来……”似是说到伤心处,女子抽了下鼻子,眼泪似落非落的,却不曾看见背后的那人的鼻子也是一抽,慢慢抬起了手臂。

    “后来呢?”黑桃Jack轻声问到,掌心向下,随时准备落下。

    少女似是不知,捂胸口的手紧紧的攥住衣服,把衣襟扯的皱皱巴巴的,眼泪也终于从眼中落下“后来……后来,他就带着哄孩子用的奶瓶和奶嘴跟他的小…啊!痛!!”

    “你能不能有个正经,我在你眼里就是个奶爸吗!”王耀在手上又加了点劲“春燕,你就不能有点黑桃A的自觉”。

    “你别压了,我会长不高的!!”看着少女嘟起嘴,王耀不由得在心里叹了口气。谁能想到,这个在自己面前无礼取闹的女孩会是被称为大陆史上最强势的十人之一的驻守黑桃国内与梅花国和方片国交界处领土近千年第二十七任黑桃A王春燕,也是大陆史上任职时间最长的十人。

    不过当然,任职时间再长也比不上这黑桃国的Jack殿下,看年龄这片大陆上的所有人,跪着喊他“祖宗”都是把他的辈分算小了。而王春燕就是除了王耀和现任方片King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外,别人给她磕头叫“祖宗”也都不算占便宜的人。可偏偏这两人上位时间也是赶巧,王耀隐世不过两年,上一任黑桃A就因病去世,大钟就选了王春燕。若是有心人看到这个场景,估计没病也能给吓出病来。

    不管这这让别人看见会怎么样,目前摆在王耀面前最大的问题就是把这小妮子哄好了再说。

    手在她头上揉了一把,然后放下来,“怎么了,我哪惹到你了”这么一边说一边坐在了她的旁边。

    王春燕瞪了他一眼,眼神含嗔带怒的就钉了过来“我辛辛苦苦的把我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都告诉了你,你倒好回来连个礼物都不给我。”

     明知道她这副模样是装的,可自知理亏到也就顺着说了下去“燕子大小姐,您想要什么礼物啊?”看着这个古灵精怪的丫头眼珠子转来转去,就知道,这次他不出一次血,估计春燕也不会放过他的。

    ……

    “你还真不手软,我这表链可是跟了我两千多年了,上面还刻着黑桃J的标记,你这万一掉了,我们……”

   “这有什么的,我就说我崇拜战神大大,就照着他的订制了一个一样的,不行吗?”纤纤玉手扯着一个颜色略微发红的表链,对着一脸肉疼的王耀呲牙咧嘴,丝毫没有一点巧取豪夺的愧疚感。

    “哎。”王耀一挥手,这条表链就这么落到了黑桃A的兜里了。

    欣赏了一番王耀不情愿的表情,王春燕也就不闹了。她还有好些事情感到不解现在四处没人,她也就问了。

    “你为何要选在阿尔弗雷德上任时回来,他太过激进与不稳定了,我只跟着你,看的也比较清楚,为何他要如此中用你?”她是知道为什么的,但她就是想问一问,因为她知道的只是一部分原因,她坚信,除了王耀自己没人会完全理解他的想法,所以她要确认一下,在这场戏里,她扮演的是什么样的角色,最终又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才算成功。

    “不,阿尔弗比你想象中的要好。”在谈论正事时两人很快摆正了神色。

    “阿尔弗是一个很好的改革家,一名优秀的王者,他是迄今为止最适合成为现在这个国家的King的人了。”

    “……确实,你说的对,但你不觉的他太过多疑了吗?”她珉了一下嘴唇,不紧不慢的说到“一个建立并巩固了现有的制度的人,突然说要参与改革这怎么想都不太对劲。更何况你还手握重兵,在民间威望极高,功高震主。你应该在上一任King任职的时候回来的。”

    “阿尔弗是一位优秀的王者,他知道,如果要施行改革必须需要一个正当的理由以及一把好使的枪。如今各国的上下阶层都存在着矛盾,那正当的理由就是为了黑桃国和谐的未来,而为了使人们信服这个理由就要有一个人最先做出一个表态,这个人:一、要完全听从他的指挥服从命令,二、要有极强的执行力可以坚决支持他,三、要不属于改革派和保守派任何一边以防落人口实,四、要在民间拥有极高的威望随时可以煽动民心。他所需要的,和我所拥有的一致,所以他不仅不会怀疑我,还会信任我。因为在这个国家里我是目前唯一一个可以无条件拥护他的人。

    而上一任King则不同,他没有决心去寻求改革,加上当时的社会矛盾并没有现在激烈,他本身也没有阿尔弗那般可以容人的气度,所以他能做的只是守业。若在他出任时出现,我的忠诚所换来的只能是猜忌以及过早的扯入世事,这可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对于这番解释春燕倒是能理解了王耀的用意,但是还有一些想问的。像是看出了她的疑虑,王耀笑了笑“不怀疑我,并不代表对我不设防,现如今的骑士团,早已不是当年的骑士团了,你放心就是了。”看着春燕眉头舒展,便提出自己的疑问。

    风吹过,卷起了几片微黄的树叶,也卷起了两人之间的思虑。少女略显惊讶,但也如实回答了他的问题“那两位的话应该,应该是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渊源的吧。”

扑克大陆未解之谜(二)
神秘表链
在对瑾和纪年末代,最后一任黑桃A遗物的整理时发现了一个断裂的表链,表链上附有的魔力即使沉寂千年之久,但在激活时仍具有极强的攻击性。之后再对这份古物进行更加深入的研究后,竟在两节表链上分别发现了黑桃J和红心K的标识。众所周知,黑桃国的代表物为钟表,而红心国的代表物为锁链着,两国之间关系一致比较敏感,再加上这件遗物是被发现在第二十七任黑桃A——一个身世神秘的十人,让这个女人的身上又胧上了一层迷雾。
在这一事实被发现后,专家学者进行了无数的猜测,目前两种最为大众所接受的观点为:
“在菲雅思战争后,黑桃J失踪,而黑桃A可能是最后与他见面的人,于是他将随身携带的表链赠予她,让她将黑桃J已逝的消息待会故国,而带有红桃K标识的锁链则是黑桃J作为他最后完成任务的一个答复”
“这个表链是红桃K赠予黑桃J的,其作用是为了诬陷黑桃J向红心国传递消息,但被黑桃J所察觉,于是将表链赠予黑桃A,并指示其利用此事作为主动进攻的理由之一,但由于遭到黑桃A的反对所以不得不放弃,而此物也就留了下来。”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别的说法,例如“黑桃J与黑桃A相识”这之类的说法都被否决。
原因不过在于如果黑桃J与黑桃A相识并相熟的话,两人必定会遭到当时黑桃K和黑桃Q的打压以及忌惮。但事实是,在当时黑桃K和黑桃Q对两人都是及其的信任。
但是,历史啊,谁会知道什么才是真相啊?
————————————————————————————————

我和我的大纲有仇,它它它它,它又丢了。

QAQ我检讨

不过依旧卖萌打滚求评论(๑• . •๑)

扑克纪年(黑桃设定).4

瑾安纪年
2437年10月2日

    一只脚伸出,跨入那个不进人间的领域,领域的主人回首,望向那个无礼的入侵者。

    金发的入侵者歪头,嘴角挑起一抹微笑,带着白色丝制手套的双手分别拿着一杯果酒,一只手伸出,酒杯微倾,邀谈的姿势让人难以拒绝。

    唇角微张,那人开口“Jack殿下在这里偷闲,倒是苦了小阿尔了,应付那些贵族可是很辛苦的”

   被叫到的人愣了一下,之后眨了眨如同杯中果酒般淡金色的眼睛,才想起了接过酒杯,向这位方片国第十二任King行礼。

   悬于高空之上的明月被不知从何处飘来的云朵遮住,宛如独立的空间重新被打上了让人迷离的灯光,清冷的空气被染上了食物和来自淑女身上的香水味,黑桃King和几位新升的贵族的谈笑声传入耳中。

    “波诺弗瓦陛下若有心帮忙的话,不妨去把阿尔陛下拽过来,这清静之地可不会有人注意到。”说罢,王耀略微笑了笑,刚才眼中的迷茫尽数退去。尖锐的眼神,衬的刚才的他好像都成了一个错觉。

    “那还是不了,我这次到访贵国,主要是来见两个人的。”弗朗西斯抬手,略微仰头把杯中的果酒一饮而尽,之后开口说道“第一个,是黑桃国第十四任King,我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小子惹的亚瑟成天发火。而第二个人嘛——”

    故意拖长了音调,抬眼,盯着面前那人的眼睛,用一种调笑的语气开口“这第二个人啊,既是是战场上耀眼的神明,也是无主的锈剑,虽然拥有无上的荣耀,但在我看来……不过是只会带来战乱的疯子。这样有趣的人,想必Jack殿下一定印象深刻。”那人的脸上依旧平静如常,只是抿了口酒,依旧不语。

    “持剑人已死,剑落入尘土之中,为何还要饮血,既然疯病已经治不好,那又何必掩饰的像正常人一样,您到底想这大陆变成何样!”像是对王耀的表现不满意,他的声调突然拔高,额头上甚至冒出了些许汗珠,索性并没有人关注这里,否则,这幅失态的样子可是要让许多人大吃一惊了。

    王耀这时才抬头看那位King,想了许久,久到让弗朗西斯快要撑不住胸中的那股愤懑之情。

    “我倒是忘了,那时的陛下应该还是少年。”沉默了几秒,之后说到“那时的波诺弗瓦骑士长,可是您的母亲?”

    “你!”

    看着方片King一份怒不可遏的样子,王耀到也知道是自己记错了。不过他到也没太在意,语气平静如初说:“虽无人掌控,但剑壳仍在,剑身虽锈,但打磨过后依旧锋利,至于疯病”,说到这里这位在人们看来及其沉稳的Jack殿下嘴角勾起了一个放肆的笑容,“既已无药石可医,那又何必去治,随心就好。至于带来战乱什么的,既要改革又怎么可能不流血。而你口中的疯子不过是走在了所有人的前面,用众人所不理解的方式去寻求自己的真理而已,何必大惊小怪……”

    在他还想继续说下去时,晚上十点的钟声响起,意气风发的黑桃King登上宴会厅里的高台,举起酒杯,高声喊到:“为了黑桃国,为了黑桃国的荣耀!!!”

    这时,身着黑桃国传统蓝黑色骑士装的黑桃Jack,在带着象征方片国至高权利之一的橙色戒指的方片King耳边说到——“一切,将从这里重新开始”。

瑾安纪年
2437年10月2日
黑桃King于晚上十时在黑桃国王宫宴会厅内,发表扑克大陆历史上最重要的改革——史称“荣耀”改革的目的——为了黑桃国,此举为了瑾安纪年末期黑桃国的兴盛做出来开端,但由于改革需要触及旧贵族的利益,黑桃King对新贵族的复制,以及国庆日前的肃清行动,造成旧贵族和保守派对改革的敌视。
——————————————————————————————

虽然里星期天已经过去了一小时三十四分钟,但我还是更新了!

掌声在哪里!!!(突然感觉自己好不要脸)
之前有一位非常可爱的小姐姐对我说“谢谢观看太生硬了,所以才没人评论”

哪里生硬了啊!?

“谢谢观看”虽然简短,但却可以简言意骇的表达出,作者完成更新后兴奋的心情,以及对读者看文的期待,并且使读者看完后感到舒心。

所以这次,我依旧要说:

卖萌打滚求评论(๑• . •๑)
(啊,1:44了,希望今晚我能好梦,不再被小姐姐催更>o<
3:03了,重新看了几遍自己写的文,好想删了啊!T_T)

求养成文

求叶受养成文:年上,年下,长篇,短篇,he,be。都可以,不吃双叶,楼叶,方叶,皓叶,陶叶,魏叶。
谢谢推荐
占tag抱歉。

【全职高手】如果一切倒着来过

看公益广告时突然想起来的梗。

如果一切倒着来过

如果一切倒着来过,

叶修辞去了国家领队的职务,放下了第十赛季的冠军奖杯,林敬言复出,退出挑战赛。

看着兴欣站队解散,嘉世重新开始,宣布退役,放下千机伞,把君莫笑的帐号退出,离开兴欣网吧。

改名为叶秋,从孙翔手中拿起一叶之秋,重新复出,不再出现在公众面前,成为嘉世的新队长。

嘉世站队成绩越来越好,越来越多的人退役。

张佳乐,方士谦出道,孙翔,唐昊,刘小别退役;

张益玮出道,江波涛,杜明,许斌退役;

孙哲平出道,与张佳乐组成双花组合,周泽凯,方锐,刘皓,吴羽策退役;

李艺博,季冷出道,黄金一代退役,嘉世第一次进入总决赛惜败霸图;

吴雪峰出道,王杰希,邓复升,杨聪,赵杨,张伟退役,嘉世第一次得到冠军,嘉世王朝开始建立;

魏琛出道,张佳乐,孙哲平,张益玮,林敬言退役,嘉世两连冠,荣耀人气下降;

嘉世三连冠,荣耀联盟解散,叶修遇到苏沐秋,重新看见了苏沐橙,把一叶之秋,君莫笑,沐雨橙风,秋木苏,吞日,却邪,千机伞删去,与陶轩告别。

不再玩荣耀,回到了家,与家人和好,从此与荣耀再不相见。

——————————————————————————————
谢谢阅读
关于各个赛季的出道和退役人物可能没写全,请见谅。

扑克纪年(黑桃设定).3

瑾安纪年
2437年10月2日
   
    弗朗西斯打发了身边围绕的贵族之后,决定到窗边醒醒酒。却不意外的看见了一个身影。

    宴会的灯光照在他的脚边,欢声与笑语和他毫无关系,他只不过是站在那里,站在一个没有光与声的冷清而孤寂。

   像是一层永不消散的迷雾,他站在那里,在歌酒升平中格格不入。身着黑蓝色战袍的骑士独自一人看向窗外的残月……让人感到迷茫与脆弱。

    突然这样想的弗朗西斯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脆弱,迷茫这怎么可能。这两个词与这位黑桃Jack可是一点都不相符。

    在上午的阅兵中,最后出现的骑士团身上无一不沾满鲜血,而黑桃Jack领着这队人马径直走到观礼台前,将手中沾满血的家徽双手奉上。之后又以一句“一切为了黑桃国,黑桃国永世安康。”作为这次肃清行动的结束语。

    冷血,漠视一切,这才应该是对他的正确评价。

    弗朗西斯笑了笑,拿起两杯果酒,面带微笑的走了过去

    “在黑桃国普天同庆的日子里,不知道黑桃Jack有没有兴趣和我一同喝一杯。”

瑾安纪年
2437年10月2日
黑桃Jack同黑桃国骑士二团,参与国庆阅兵。这次阅兵是历史上第一次在阅兵上交付肃清任务。这一举动是对其他三国以及黑桃国内贵族的示威与警告。

——————————————————————————————
及其短小!
中秋节快乐!!
谢谢阅读!!!

扑克大陆之未解之谜(一)

和辉纪年
1606年5月21日

    阳光透过图书馆的窗户,桌子上映照着窗前树木稀疏枝叶的影子。暖烘烘的阳光照着人暖洋洋的,空气里弥漫着笔墨的气味,不远处有几个学生在哪里窃窃私语。

    一本被放在书架角落里,落满了灰尘的厚皮书,被一只白皙的手取了下来。
   
    “先生说的是这本书吧?”卡尔站在书架前的梯子上,用手把书皮上灰尘抹掉,露出书名,向下面的人询问到。

    “大概吧,快点!我们今天的作业还没做呢?”加莉,伸手拿过那本老旧的书,放在了桌子上,翻开第一页……

——————————————————————————————

瑾安纪年
2437年9月17日

    身着铁甲的士兵,踏着整齐的步伐,几只鸽子从他们身边飞过,这是一个平静且普通的早晨。一切都很正常除了会议室……

   女仆莉莉安气喘吁吁的站在会议室门口,她刚刚的那一嗓子,不仅把窗前的几只鸽子吓跑了,更是把黑桃国的战神差点吓的找不到北。

    不过应该庆幸王宫了的隔音效果很好,尤其是会议室,不然按这个音量。别说是吓得找不到北,估计整个王宫都得乱了套。

    ‘嗯,不就是king和Queen不见了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嗯,没错,没什么大不了的。应该说不愧是琼斯和柯克兰家的小鬼吗,嗯,这样很正常……个大头鬼啊!(╯‵□′)╯︵┻━┻ ’

    战神大大一脸平静的在内心里掀了无数个桌子,然后灌了一口茶,让自己平静下来,之后问道:“这件事还有谁知道?”

   语气就像是在问你,要不要一起吃顿饭一样的随意。可是莉莉安却硬生生的从话里听出了威胁的含义。

     “……殿下,今天黑桃国皇宫无事,King和Queen一切安好。”莉莉安稍微停顿一下,回答道。

   明明是所问非所答,却让Jack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让卡莱纳骑士和朵尔魔法师过来,我有要事与他们商量。”莉莉安听过之后立刻行礼走开。

    看着女仆走开后,王耀站了起来,紧握剑柄,利刃出鞘。虽然在听见两人失踪时的第一感觉是两人偷偷的溜了出去,而且他有这个自信没有外人可以入侵王宫。

   而且……回想起Queen之前义正言辞的训斥King的表情,他不认为亚瑟当了这么就的Queen会如此的任性。

   所以,一切都要往最坏的方向考虑,如果是蛊惑术,又或者是……

   Jack的脸色渐渐变得凝重,这时放置文件的架柜上,一封文书引起了他的注意,里面分别有着King和Queen名字的落款,倒是和平常不同。于是,王耀拿起这封文书仔细的阅读了起来。

   当卡莱纳到达会议室时,朵尔已经向门外走去,骑士向她打了个招呼,就向站在屋子正中央的Jack行礼,“殿下请问有何吩咐。”

    王耀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昨晚发现有什么异常吗?”

    “无事,昨晚黑桃王宫无任何异常。”卡莱纳回答的非常坚定。然后卡莱纳愣了一下,无任何异常,着样的情况很罕见,毕竟在骑士法则中,夜间巡逻就算是有只兔子跑出来都是要算作异常的,怎么……

    “嗯,我知道了。”之后王耀的话打断了他的思考,之后Jack的手一挥,会议室的门“哐”的一声,突然关紧。

    “卡莱纳,现在带领着你手下的一队骑士,伪装成平民在王城中暗地里寻找King和Queen,找到之后让人暗中保护,如果遇到意外立即向我汇报!”

    “是。”骑士守则:忠诚,无论何时骑士必须无条件遵从上级的指示,不论原因。

   “另外,让罗德带着二十名骑士前往莫道尔司听从黑桃A的指示,并把这封交给黑桃A。”

   “是!”
   

   
   “这个臭小子”亚瑟低声骂道,早上天还没亮,阿尔弗雷德就把他拽起来,不由分说的带他出了王宫,一逛就是一整天。还说文书会交给王耀处理,结果人一回王宫就没影了。

    亚瑟现在已经想到了,王耀一个人坐在会议室里一边批阅文书,一边咬牙切齿的模样了。

    他看了一下手中的一盒点心,叹了一口气,希望王耀不要太生气的好。

    当他来到会议室时,发现里面并没有人,文书一摞一摞的摆在桌子上,随手翻开一看,发现里面的文书上的批示都是阿尔弗的字迹,仔细阅读了几遍,发现豪无批漏,该说不看是王耀吗……

   忽然,亚瑟的视线集中到了桌子正中间的文书上,上面有着自己的签名。亚瑟赶紧打开一看,他无语了……

   文书上的内容从古谈到今,从自然谈到秩序再到勇气与时间,四个国家都被他点评了一边,不过总结成一句话就是:“我累了,我不干了,今天我请假,工作你来干。”而且更让亚瑟无奈的是,他的字体被这位King模仿的真像啊。

   不过唯一让亚瑟不解的还是批语,只有四个字母,可是……他们连在一起有什么意义么?

扑克大陆之未解之谜(一):
在黑桃王宫的档案库里,有一封由阿尔弗雷德所写的文书,并且有两人共同署名。文书内容古怪,条理不清,但却语句连贯,字字在理,其中更是提到了当时各国之间的敏感地带。
所以有大量历史学家猜测这封文书与今后黑桃国的动作,以及所实施的新政策有关。不过这种猜测也遭到了反驳,在对档案库内文书的研究中人们发现,对于新政策在同年9月28日有一封由阿尔弗雷德,亚瑟,王耀,正式签属的秘密文件。
并且在9月17日的军情记录表中发现,有两队人马分别在王城内部和远离政治中心的莫道尔司,显然这与新政策毫无关系。
更让所有人不解的则是批语,经过大量的字迹比对,最后的批语被确定为黑桃Jack王耀所写。由掌管军事的Jack批示King和Queen的文书,这明显不和常理。
而批语更是引发了极大的争议“MDZZ”这四个字母究竟意为或者是代表了什么?有历史学家认为,这是对文章中所下达的不为人知的指示的回应,也有学者认为这是在指意莫道尔司,在当时莫道尔司又名密德之冢※,是对King和Queen出兵的告知,不过在隔天,也就是9月18日却有一封文书专门对出兵进行了解释。
可无论那种猜测都没有得到认可,这个文书究竟意为着什么,可能将永远会是个迷。

王耀:mdzz
——————————————————————————————
密德之冢※ 传说有一位姓密德的骑士长,命丧与此。这位骑士长率领他的骑士团在一个远古的战争中,立下汗马功劳。
谢谢阅读!!

扑克纪年(黑桃设定).1

瑾安纪年
2437年7月16日

    当秒针与时针和分针指向十二,一束阳光照射在大钟上方时,沉寂尽千年的摆钟突然响起,被神所恩赐的蓝玫瑰,随着钟声,被拨动了时针,枯萎,重生,发芽,绽放。

   镶嵌在大钟上的最后一颗宝石※突然发出耀眼的光芒,即将被交予新King的王冠和已经担任三百二十六年的Queen的权杖开始了颤抖,企图挣脱它们主人的掌控。

    当十二下钟声结束时,王冠与权杖停止颤抖,而最后一颗,属于Jack的宝石却向远处飞去。

   人群中的吟游诗人不顾典礼的庄严与神圣,纷纷弹起手中的竖琴,向人们叙述着那千年前的钟声与黑桃战神的伟纪。他们唱到:
   当钟声敲响时
   他举起了手中的长剑
   战马嘶鸣
   鼓声磊磊
   人们敬仰着他背后的光芒
   他为我们带来胜利与希望
   我们抬头
   看见飞扬的旗帜
   看见久违的故乡
   我们侧耳
   听见千年的契约
   听见无悔的誓言
   钟声与正午敲响之时
   他将归来
   带着盛世与战乱
   他将归来
   带着忠诚与背叛
   一切都将从头开始
   一切都将回到过去

瑾安纪年
2437年7月16日
黑桃国阿尔弗雷德 · f · 琼斯于时之钟※的指引下加冕为第十四任黑桃King,第十九任黑桃Queen亚瑟 · 柯克兰与隐世近千年的第二任黑桃Jack王耀,共同建立黑桃国史上最兴盛与最混乱的王朝,史称“卡彻申※时代”。

——————————————————————————————
宝石※:私设四大国度拥有三颗属于King,Queen,Jack的宝石,只有得到宝石与国之圣物的认可才能正式拥有权利。
时之钟※:每个国家都有与之相配的圣物,同宝石共同审核扑克十三人。
分别是:
♠黑桃 时间 时间之钟(大钟)
♥红心 秩序 秩序之锁(锁链)
♦方片 自然 自然之树(橡树)
♣梅花 勇气 勇气之石(晶石)
卡彻申※:意为矛盾
(ps.中考祈福,短小请不要在意,下章会好的。ps中的ps.本章还是挺重要的。)

扑克纪年【黑桃设定】.0

   和辉纪年
  
    1607年8月24日

    “嗨,卡尔快点,瑞格来特※先生的课要开始了。”一个小女孩冲着后面气喘吁吁的金发男孩喊到。“知道了,我……我尽力。”说着边继续向着矗立在市中心的学院跑去。

    “人都到齐了吗?”坐在藤椅上的老人环视了一周,问到“好像少了几个人。”

    “是的先生,卡尔和加莉还没来……”

    “抱歉先生,我们来晚了。都怪卡尔,他……”

     “没关系,我们还并没有开始,先找个地方坐下吧。”老人摇了摇藤椅,发出吱呀呀的声音,用着浑浊的眼睛打量了一下他的学生们。而后有低下头,看着手中的老旧的黑色笔记本,嘴角扯出一个弧度。

    “那么上课前我来问问你们,扑克大陆上有几个国家?”

    “是四个,先生。”孩子们整齐的回答着

    “好的那么……”

    “分别是黑桃国,红心国,方片国和梅花国。”一个学生说道。

    “哦是的,那……”

     “它们分别象征着时间,秩序,自然还有勇气”一个学生站起来。

    “除此之外,每个国家都是由King,Queen,Jack和另外十人共同治理。King掌管国家内政Queen掌管外交和祭祀,Jack则掌管军队和战争,其余十人分区治理国家,听领与King的指示。此外还有大小Jocker维护平衡,您每次都要问。”加莉举起手说道,很明显她早就听腻了。

   老人仰起了头,眯着眼说道 “那好吧,今天我们我就来讲一下和辉纪年前的故事吧。”

     “您是说您要讲那瑾安纪年!您是要讲那场扑克战争吗?着太不可思议了!?”坐在讲台下面的学生无一不感到震惊,据说这位老先生无所不知,可却从来不对瑾安纪年这段历史尤其是那场战争谈一个字。

    “哦,不要怀疑一位老人的话。不过我不是要直接去讲,嗯……嗯,是菲…菲……”

    “菲雅斯※战争。”

    “嗯,瞧我这记性,我们这个的故事要从瑾安纪年 2437年说起……”

——————————————————————————————

瑞格来特※ 追忆

菲雅斯※     混乱

这只是一个楔子,正文会在我考完试候更新,至于时间是什么时候……咳咳,中考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啊……
    (ps. cp自寻,大概全员向。
     ps中的ps.有人看我就万分感谢了。)